網誌存檔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傳統相機底片




20170427 校外教學 照片黨











20170427 北美館 微光闇影 作品說明轉載


所有作品說明文字皆「節錄」於此二文

沈柏逸/《 微光闇影》——紀實的回盼與轉向



沈柏逸/《微光闇影》──不止於紀實:肉身表演與陰翳詩意




當我們進入展場,還是會發現《微光闇影》
仍有不少偏向攝影傳統的「歷史見證」或「個人美學表現」。



比方說,沈昭良的經典紀實《玉蘭》、





潘小俠喝茫在艋舺的晦暗街拍《艋舺夜巡》、




金成財的《寂靜的槍聲》記錄了當時不能發表的布農族狩獵文化、





劉振祥策劃的《歷史性暗影》則是呈現過去受意識形態控制,
難以在主流媒體發表的街頭抗爭影像。



紀實攝影的拓展:張乾琦

在《微光闇影》的張乾琦展區,除了他在龍發堂拍攝精神患者《鍊》的巨型肖像外。
要言之,《鍊》不只停留在精神患者的「再現」框架,
而是讓展示的影像本身成為「本體」,
不斷撕裂觀者的期待與人道情懷,
進而不斷朝向那個外在於我們的世界敞開。


他也呈現錄像剪輯《Side Chain》,以及他在坦尚尼亞關注當地問題(愛滋病與毒品濫用)的錄像《Bongo》。在此,攝影不再是一張或系列照片,而是透過多媒體(照片、實地錄音、訪談等等)交織而成的影片(當然我們知道他很早就有這方面的轉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Side Chain》中,張乾琦不再只是像是傳統紀錄片的如實紀錄,而是投注更多個人視角的詮釋。比方說,他透過旁白聲音喃喃自語的幽微模糊,還有在錄像的最後,工作人員刮壞《鍊》照片的銳利聲音,都讓觀者感到某種詭異的異質感受。換言之,《Side Chain》不是攝影也不是紀錄片,而是介於攝影跟紀錄片之間的混雜物。

張乾琦用冷調紀錄方式,將這些黑暗邊緣的他者如實拍攝下來,並更加「後退又不帶情感的」呈顯我們跟他者的「不可能距離」(如同「攝影再現」跟「真實」的不可能距離)。

相較何經泰《工殤顯影》對受傷勞工肖像的「直接表現」

何經泰是用他的熱血跟生命關心這些隱匿台灣社會的他者,更加「前進又煽動的」接近被攝者,在影像上呈現戲劇般的表現張力











文化的身體表演:侯怡亭、邱國峻



侯怡亭與侯淑姿則是用一種不同的姿態,
展演「女性身體」跟「權力」之間的關係。


侯怡亭的《歷史刺繡人》同樣關注女性身體,
但她更傾向關注「女性勞動的身體」。(註)
侯怡亭用幽微的方式,替老照片刺繡,重新賦予這些檔案新的生命。
有趣的是,侯怡亭對影像的考慮方式是《微光闇影》當中的「特例」,
她更傾向於《當下檔案:未來系譜》將老照片視為「檔案」,
在當代重新賦予新生命,
而不只是攝影家塵封已久的美學或藝術表現的再度展示。(註)
《歷史刺繡人》是侯怡亭在耿畫廊《代工繡場》個展的作品之一。在《代工繡場》展覽期間,侯怡亭雇用工作夥伴,一起在作品展示期間縫補這些照片。這種細膩的工程,就像是無盡的勞動(她還設立上下班打卡的規則)。如果說那些照片的女工也處於某種勞動狀態(做女紅、上花藝課、家政等等的課程),那侯怡亭則是在今天用「刺繡」的方式「重複」勞動過程。
此外,她還特別選擇刺繡那些女紅們勞動生產中生產的物件,以及身上穿著的衣服,而不選擇對照片的人臉或肉身進行刺繡。藝術家這種對物件的選擇,也讓我們感受到,那個時代的人身著的衣服又或是生產的工藝物件,同樣是在高度不斷「重複勞動」下所生成的產物。
關於勞動的不斷重複,漢納.鄂蘭曾說過:「勞動總是在相同的循環裡進行,該循環是由生命的生物歷程規定的。」(註)換句話說,我們在《歷史刺繡人》不只是看到精美的美學物件,而是感受到那不斷不斷重複的「勞動過程」。
要言之,《歷史刺繡人》不只是靜態攝影的美學物件,(註)而是「動態的行為表演」。

相較於邱國峻《神遊之境》浮誇的後現代台灣民俗文化符號秀(繡),
探討人與神的關係;《歷史刺繡人》內斂雅緻的影像,還有藝術家在黑白歷史照片上所刺上的色彩,更加啟動我們思考勞動無窮的循環,還有過去與當代社會的關係。







肉身的分裂與遮蔽:洪政任 、李元佳、侯鵬暉

相較上述外拓到社會、歷史、文化的表演,接下來的作者則更傾向直接表演自己的肉身。換句話說,他們更私密地考慮在環境中的「個人處境」與呈現「內心的不安」。
洪政任的《憂鬱場域》極端的將自己肉身分裂,控訴紅毛港的拆遷與現代化的無奈。在這不斷崩裂又激烈的扭曲肉身,還有當中的扮裝表演,都讓我們感受到不只是洪政任本人。他在《憂鬱場域》中不斷幻化成各式各樣的人,以極端的方式對城市的拆遷提出直接控訴,並把人類扭曲變形的焦慮,以影像的拼貼方式呈現(有點陳界仁早期影像創作的影子)。(註)





如果說洪政任是非常極端又激進的劇烈控訴,並呈現某種在場的分裂;那麽,早期觀念藝術家李元佳的《無題》自拍照,則是透過拍攝自己掩蓋在白布下的樣子(有的是蓋著布在表演自己讀書),讓自己的面容缺席,並在底片塗上一些詭異的色調。相較於洪政任直接的吸引觀者目光並讓我們感到「震撼」;李元佳則是幽謐的把自己面容隱藏,徹底迴避觀者目光,但恰恰是在這迴避的過程,我們感到面容的缺席,並開顯出某種新的主體。用讓.呂克南西(Jean-Luc Nancy)的話說「面容並不在影像那,面容是缺席的,面容僅僅從缺席出發才顯露」。(註)這種在場與不在場的幽微迴盪,進而召喚新的主體出聲。








侯鵬暉在展場的佈置上,更為詩意的啟動某種人體的不斷流變。他的自拍有某種男性的陰性狀態,而觀者也難以區分這種中性模糊的未明狀態。


侯鵬暉的空間佈置也值得一提。他將兩側白牆,用不連續又大大小小的隨機方式擺放影像,呈顯某種影像與肉身支離破碎的流變(攝影對身體局部的特寫)。但是,在中間黑牆上,他卻用十字符號編排影像,將自拍的影像釘成永恆靜止的十字架符號,並在旁邊插一朵白花(有點像悼念逝去的青春)。
當我們進入他佈置的場域,恰恰感受到黑牆/白牆、跳躍/靜止、隨機編排/制式十字符號、男/女、流變/永恆,等等「之間」、「中性」的曖昧詩意。
綜合來說,上述作者都呈現某種對僵化身體的抵抗,不斷地摧毀或遮蔽自己的肉身(就像不斷自殺),解放僵化身體的限制,進而呈現不斷流變的狀態。洪政任較為直接的表現肢體的分裂,相較來說李元佳與侯鵬暉則是更為曖昧模糊地邀請觀者對影像本身進行思考。



日常剩餘的詩意:張雍、陳以軒、李國民

在狂亂與曖昧的肉身展演後,我們將進入日常場域的關注。這邊的作者不再關心攝影向外的見證歷史、揭露現實、對抗不義、討論社會議題、又或者激進的形式表現等等。他們用攝影關注當下,考慮日常的詩意,並在瑕疵中提煉出新的可能性。陳以軒的《若有手指》與張雍的《胎記》還有李國民的《動物與人的蘊與界》,在展覽呈現有趣的互文組合。他們不再用「完美」的心態看待作品,反而是開放性的接受攝影「偶然」出現的瑕疵。
陳以軒的《若有手指》,是蒐集日常拍攝狀態下,不小心手指出現在鏡頭前的失敗照片。此外,他也搜集許多一般拍照時會刪除的無用照片──被攝者眼睛閉上的瞬間。也就是說,陳以軒將一般人視為無用的照片(在正常狀態下視為瑕疵與必須刪除的照片)重新復活,並透過編排呈現某種日常又微妙的詩意。另一方面,張雍的《胎記》,也同樣是底片拍攝日常時所產生的殘缺與瑕疵。
他們都是在偶然與意外中生成的影像,而不是創作者在拍攝前的刻意為之。換句話說,他們都是後來才從過去無用的日常照片中蒐集整理,而不是一開始就想好要發展成系列。



另一方面,張雍的《胎記》,也同樣是底片拍攝日常時所產生的殘缺與瑕疵,他們都是在偶然與意外中生成的影像,而不是創作者在拍攝前的刻意為之。換句話說,他們都是後來才從過去無用的日常照片中蒐集整理,而不是一開始就想好要發展成系列。






至於李國民的《動物與人的蘊與界》,也是拍攝一般人打噴嚏的樣子,嘗試將人類最自然又毫不遮掩的瞬間呈現出來。此外,李國民的展場佈置也值得一提,他脫離照片上牆的傳統,反而是將肖像擺在立體小方塊的裝置內,而觀者也可以從不同角度觀看肖像的不同模樣。
雖然這些作者都用自己的巧思,從影像的瑕疵與殘缺中察覺創作的可能性,這讓人想到接受無常、不圓滿、殘缺的日式美學「侘寂」(Wabi-Sabi)。然而,這很容易再次淪為作者刻意安排的視覺趣味,而較為缺乏影像本身的可能性。或許,我們可以不要只關注自己所拍攝影像的瑕疵,而是從他者影像的瑕疵中例示出某種新的可能。




陰翳的空間:陳彥呈、李佳祐

在《微光闇影》中最黑暗的兩位,莫過陳彥呈的《看海的日子》與李佳祐的《在黑暗中》。

陳彥呈的《看海的日子》則比較有頭緒地給予某些線索。他將近乎全黑的照片佈置在圓形場域的牆上,並在這些照片前加上一段可以翻開的日記敘述(翻開後就是近乎全黑的照片)。值得一提的是,陳彥呈用第三人稱(他)寫作的日記內容,大多是他在當兵時,對自我的質疑,與對愛人的期待,還有日常平淡的荒謬與對國家權力徵招的無奈等等。這些文字跟翻開後近乎全黑的日常照片(還是可以看到輪廓)成為有趣的補充對照。而這些個人內心的想念與私密,跟不可見的回憶照片,也幽微的讓人感到國家權力對個人的控制。

前者陳彥呈的《看海的日子》還有文字指引這些隱約可見的黑暗照片,
而後者李佳祐的《在黑暗中》則是幾乎能跟極簡主義比擬的全黑狀態。(無照片)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者都不只是照片掛牆的展現,而是整個空間場域的佈置。

『李佳祐〈隱形時光〉選擇公園、溜冰場等人來人往卻停留短暫的場域,
將攝影器材長時間曝光,
留下空景與霧氣般的人物流轉痕跡,
展示影像拍攝當下的時間性元素。』
引號內此文引用於 
愛藝文 Mar 12 , 2017
當攝影不再是攝影-北美館《微光闇影》特展  文/Denise

















20170427 北美館 微光闇影 影片檔

龍發堂  等身大照片作品


龍發堂 影像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國8 小丙




國8 小乙